恩典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0|回复: 0

中保基督(赫尔曼巴文克)

[复制链接]

57

主题

375

帖子

103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32
发表于 2018-6-23 19:49: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8-6-23 20:04 编辑

(改革宗教义学第四部救主基督十四章350b,351)在恩典之约之下,基督成为人类新的头,这提醒我们关于教会的有机统一。恩典之约提醒我们,拣选不只是关乎个别的人,也关乎各个有机的整体,包括,家庭和时代。恩典之约,不是从一个人突然跳到另一个人身上,而是有机的随着历史不断的延续,他经过历史,也经历了不同的安排,他完全配合,作为创造者,和掌管者的父神所指定的时间和场合,他从来不是有一个孤立的人所立的约,而总是与他或她的后裔,从一代到下一代。恩典之约,是一个以基督为首的新人类的有机架构,这个有机架构连接于受造界,并且将整体受造以极高的品质强烈的融入自身之中。因此,有些内心一直不信的人,会在恩典之约,在世上的施行和安排中,暂时成为立约百姓的一部分,他们身在此约里,确不属乎此约。最后的审判,唯独属于上帝,教会,必须以怜悯之心看待他们。(太3:12,13:29,约15:2,提后2:20)

[中保基督]
恩典之约和行为之约也有所不同,因为他有一个中保,这位中保,不仅使得上帝和人联合为一,还在此之前使双方和好,修复两者之间被损坏的关系,认为在上帝和人之间,需要有一个中保的概念,普遍存在于所有的宗教里。有很多英雄人物,其非凡的言行超越了他们的时代,并且改变了历史,深刻地影响着国家的生存和发展,这种现象并非偶然,而是根植于人性和宗教,对中保的信仰是普遍的,包括,土著民族的巫医,占卜者,祭司,和较发达民族中的国王。
许多历史上的宗教,都与其创始人的名字连在一起。他们后来被提升至高于一般人的地位,并且在某个程度上被神化,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有神灵化成人形以及把人神化的概念。许多宗教甚至有良善,最终会通过某个具体的人去战胜邪恶的期待-克利须那神(Krishna),地狱判官(Osiris),博尔德(Balder).许多国王(波斯王居鲁士,马其顿的菲利普,凯撒奥古斯都)都跟许多神明一样,经常被当作并被称为救世主。例如海克力斯,大力士的神话。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第七卷中,为人熟悉的,关于那位正义者的陈述,特别是在维吉尔的第四牧歌和希普林的一些书籍,这一切都让我们有理由认为,异教中也存在无意识的预言倾向。
这导致许多人认为以色列对弥赛亚的期望,不过是简单的从他周围的国家借用来的而已。这个有关旧约学术研究的发展却有一定的益处。以前历史和文学批判方法,都把所有关于弥赛亚的预言,视为,根据事件本身,在事件发生之后所做的预言,只要他们出现在被掳前的著作中,就把它们当作是后来篡改的,而加以删除,关于弥赛亚的期盼的预言,现在已经被认为是真的处于被掳前时期,并与周围不同国家中较有平行对应的内容,学术研究,现在承认末世论中有关耶和华的日子,以色列敌人的灭亡,人类的拯救,弥赛亚的出现,上帝的国度的成全等概念,都有悠久的历史渊源。因此,弥赛亚的旧约图像得到了应有的重视,包括了他超自然的特征,神迹似的诞生(赛7:14,弥5/2),神圣的名字(赛9:6)等。
然而,宗教历史的学术研究,却将这种洞察推展到,相反的极端,声称以色列的先知,在他们关于弥赛亚和他的国度,并在他们一般对末世期望的描述中,采用了久已存在的,表达方式,比喻和图像,而且可追溯至遥远的巴比伦,亚述,波斯和埃及。这里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上帝给以色列人民关于救赎,主的承诺是广泛的,基于上帝给人类整体的应许,在洪水过后,特别是给闪族的应许。类似的借用,也可见于律法的颁布,和存在于很多民族中的殿宇,祭坛,祭司,祭祀,割礼等等。
预言也同样基于以色列及其周围国家的历史,在创造中有其象征意义,在自然中有预表,我们从耶稣的比喻可以看到这一切,都在基督和他的国度里得以实现。各个民族在其宗教和历史中本能的期待和期望,都在基督教中实现了,但是宗教历史的学术研究,误将类比当作实质,也忽略了关键的差别,首先,在上帝拣选了亚伯拉罕之后,人类一分为二,以色列从其他国家中被分别出来,其结果是以色列的预言,包括了上帝对自己子民的神圣审判,他们的救主是拯救他们脱离罪,和死亡,而不是为他们提供社会和政治的解放。以色列周围的国家所期待的是,拯救百姓,脱离苦难的网,他们甚至把救赎主,这个名字授予一些国王和皇帝,但这个词在新约是用在拯救人民,脱离罪和死亡,并赐他们公义和生命的救主身上,以色列的异象是普世性的:旧约圣经的预言,并没有把一项限制在以色列人和迦南地,而是将它扩展到全地,并应许要把亚伯拉汗的祝福赐给整个人类,这祝福的中心内容是,上帝要作亚伯拉罕和他子孙的上帝,上帝应许他子民一个普世的属灵国度,会在人类历史结束时赐给他们。
……
一般而言,犹太教的自以为义,并不鼓励他们对弥赛亚的期盼,以色列毕竟有律法。他们以为可以靠遵循律法而称义,那就不需要救主了。犹太人顶多就是期望在地上有一个国王,或解放者,弥赛亚来搭救他们,并恢复他们的政治命运。由于犹太人以弥赛亚的观念来解读旧约圣经的经文,他们在旧约经文中找到多达456个关于弥赛亚的应许,从而维持并喂养了对弥赛亚的期望。
……
在这些预期的背景下,基督自己出现了,并且传讲上帝国的福音说,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1:15)耶稣带来了一个对国度的新的理解,这是宗教道德性的,而不是政治性的国度,是基于悔改,信心,重生的国度,是尚未来临的末世实存。以色列的上帝,即耶稣所认识并承认为祂的上帝的,是高于一切的王,是天地的主,但同时也是在天上的父。
……



愿 神的荣美作在我的身上,我手所做的,愿祂坚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dzx.com ( 辽ICP备16018212号-1 )

GMT+8, 2018-11-14 21:28 , Processed in 0.07258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