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回复: 1

关于疾病,西医是科学思维,中医是阴阳思维

[复制链接]

85

主题

121

帖子

63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33
发表于 2018-4-9 09: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井中蛙 于 2018-4-9 12:42 编辑

关于疾病,西医是科学思维,中医是阴阳思维

原创 2018-04-08 苏小和


[url=]

[/url]
“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这是孔子面对疾病的心理反应,也呈现出他面对人生劳苦愁烦的价值观。冉伯牛得了大病,孔子仰天长啸,哀哭切齿。第一层意思是,一个人因为疾病而死,这是命中注定;第二层意思则是,伯牛这么好的人,竟然得了这个大病。这句话反复说了两次,足见孔子的悲伤与不解。

中国人在后来的日子里,慢慢发展出一个民间的俗话:好人命不长。这种面对疾病来临的人生态度,事实上构成了每个中国人的观念陷阱。人们不解,悲伤,绝望,沉默,麻木,遗忘。如此一代人送走一代人,到我们这一代,还在重复这种无意义的人生感叹。

对于突如其来的大病,我可谓痛彻心扉,心中存有大悲伤。1989年,我的兄长患了大病,从发病开始,到去世,三个月时间。那时候我年纪太小,根本无法理解这样突如其来的灾难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完全不能接受,整天以泪洗面,茶饭不思。有时候会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看到太阳升起,山脉泛青,我都会觉得毫无意义,想到兄长再也不能看见景色,我会有一种想和这个世界一同毁灭的冲动。有时候在街上行走,看见陌生人在风里穿行,在阳光下微笑,我也会升起一种仇恨的心理,为什么这么多人可以安静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我的亲人却必须离开。我想着我的兄长脸色生动,一表人才,才华横溢,人见人爱,为什么这么好的人会提前死去,谁能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对死亡问题的困惑,构成了我全部的生活,我只有两种方法应对。第一种就是不断怨恨,像所有人一样怨恨,好人命不长啊,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就得了这样的大病呢。第二种就是把死亡的标签挂在生活的细节之中,兄长去世已经半年,我的袖子上还佩戴着黑色的布匹,似乎只要这一块黑布还在,我的亲人就在。想到兄长活着的时候对我的关心,我会觉得吃饭睡觉都是可耻的,每天都在失眠状态,再好的饭菜我也没有胃口。一位长辈看不过去了,把我骂了一顿,他说,哥哥死了,你就是家里的主心骨,你这么不吃不喝的,难道你是想一起去死吗?男子汉应该坚强,要站起来,把身体养好,承担起这个家庭的责任,而不是悲悲切切,哭哭啼啼。我朝着这位长辈望着,说不出话来,忽然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于是站起来,去厨房找东西吃了。

多年以后,我第一次去教会,跟着别人翻开圣经,他们带我读到的第一句话是,“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一种巨大的安慰涌到我的心里,我的泪水不可抑制,但这一次的悲伤与以往有所不同,虽然心里绞痛,但却能感觉到一双巨大的手在抚摸我,又好像有一位伟大的父亲站在我的身边,我可以像一个孩子一样,靠在他的胸口。

我想说的是,关于死亡,我的泪水的属性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大变化。过去我的泪水是流给死亡的,现在,我的泪水是流给希望的。上帝所要的祭,是忧伤的灵。我流下泪水,主耶稣帮我擦去泪水,因为我是他喜悦的孩子。


这个观念上的跨越,实在是太重要了。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应该处理我们的疾病问题,就成为一个伟大的知识命题。仰天长叹,怨天尤人,是无意义的;停留在困惑状态,混沌状态更是无意义的。

一个人面对身体的疾病,首先思考的应该是如何医治,这样的思考,能够不断扩宽人类医治疾病的方法,这构成了医学知识的不断发展的过程。

这是一个非常有想象力的知识涌现过程。任何时候,我们都相信主耶稣用他的鞭伤医治我们,不仅医治我们的身体,更医治我们的灵魂。这种终极的医治,使得我们的医学知识成为可能。一部庞大的医学发展史,就是人类的医学家们基于对耶稣医治的信心而展开的医学知识的发现过程。这是一个超验启示,如果上帝的医治不是真的,则人类基于理性的医学知识就失去了终极的目标,人对医学知识的寻找和发现就失去了终极的规律。如果是这样,人类的医学就会处在一种混沌和幻想的状态。要记住圣经的话:因他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耶稣的鞭伤,在耶稣的身体上,而不是在哲学上。这意味着人类医学的场域就是不断研究和分析人的身体。西医的方法论,就是对人的身体的不断分析,从而构成医学的知识体系。而中医的方法,则是首先用一个想象的哲学框架,一个天人合一的框架,把人分成阴阳的二元结构,然后再试图用一些中草药来平衡人的身体的阴阳失衡。所以有人说,中医是一个哲学课,而西医则是科学。这个判断,我认为是合理的。

我在以色列考察创新公司的时候,发现他们有一家崭新的医学公司让人眼热。他们的问题意识或者说好奇心来自于圣经,在创世记的时代,圣经所记载的人,通常寿命都是几百岁,而现在的人能够活到100岁已经是奇迹了。所以他们认为,人类一定是在某个问题上错误理解了自己的身体的规律,以至于人的寿命越来越短。他们思考,或许这种让生命长寿几百年的密码就在母亲的子宫结构里,他们希望通过对女性子宫的科学分析,能够发现一种药物,使得现代人的寿命能够有所延长。

我想说的是,这家犹太人的创新公司的问题意识是一个三一秩序的认识论秩序:

——相信人的寿命可以恢复到创世记时代的水平,至少可以恢复到亚伯拉罕的水平,亚伯拉罕活了175岁,他的妻子也活了127岁。

——立足于人的身体的结构,去分析身体,试图发现此前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未曾发现的秘密,进而发现一种新的医学知识。

——把知识转化为一种新的药物。

其次,一个人面对自己的身体的疾病,也应该思考人类医学能力的有限性。

由于人类的有罪性,人类对死亡因此不可回避,所以人类一方面要探索医学的新知识,另一方面必须沉思死亡问题的意义所在。人人都有一死,死亡问题是人类的共同性所在。当我们讨论人性论,我们是在讨论所有人都具有的共性,或者说是人性中最根本的原则。也就是说,人类的医学知识再怎样发达,也不可能完全解决人的疾病问题,更不可能让人类永远不死。因此对死亡问题的认知,就必须走向一个开阔的地方。

亚当斯密说,对死亡的恐惧,正是人性论最大的共性和最根本的原则。斯密从个人和公共的角度辨析了死亡的效用。“死亡破坏了人的幸福,却还人类以公平。”斯密的这句话很有穿透力,死亡的确破坏了每一个个体之人的幸福生活,让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幸福体验戛然而止,但却让整个人类社会出现一种绝对的公平秩序,死亡对每个人都有绝对权力,没有人例外,这使得一切由人的理性建立起来的差别性彻底瓦解。无论人们所理解的幸福与苦难如何看上去不同,一旦面对死亡问题,这种不同性立即不存在了。

同理,死亡让一个个体之人进入彻底的痛苦和恐惧的情感之中,这是一种共同的情感秩序,一种死亡的同情秩序。但这种私人性质的死亡痛苦体验的情感,最终达成的却是整个社会的有序运行。换句话说,如果人类社会有一个人的死亡体验不是痛苦的,恐惧的,而是欢乐的,载歌载舞的,是掌声和鲜花围绕的,那么人类社会的基本秩序就失衡了。

可见死亡是人性论最大的也是最终极的命题。一个活着的人不思考死亡问题,无疑是愚蠢的,肤浅的,短视的,因而也是狭窄的,不具有一种深刻的公共特征。在人类同情秩序的命题上,任何不思考死亡问题的人,都还处在动物的需求层面,不配享有人类的心灵。

第三,一个人面对自己的身体的疾病,需要练习直面人生苦难的能力。托尔金甚至说,死亡是上帝给予每个人的最好的礼物,而疾病则是一种对苦难的练习。所以,那些直面疾病,直面死亡,不断思考死亡对人生的意义的人们有福了。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回头再来看孔子对疾病问题的态度,就能看出巨大的差距。孔子看见冉伯牛生病,仅仅发出一点绝望又虚无的叹息,仅仅表现出某种无语问苍天的忧伤,而没有扩展出科学的医学体系,也没有深度思考人类死亡的意义,这实在是太肤浅了。孔子对苦难与死亡的认识,约等于文盲村妇的水平,可是在我们的文化传统里,孔子竟然被后人推崇为圣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136

帖子

56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69
发表于 2018-4-9 10: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dzx.com ( 辽ICP备16018212号-1 )

GMT+8, 2018-4-20 13:07 , Processed in 0.07809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