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4|回复: 1

当我们仰望星空时,我们到底在仰望什么?

[复制链接]

170

主题

241

帖子

12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89
发表于 2018-1-12 09: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我们仰望星空时,我们到底在仰望什么

原创 :苏小和


         论人性的固执

        人性,都是自以为是的,骄傲的,而且是固执的,有时候人性会把某种固执带进坟墓里。每个人都一样,没有人是例外的。这是人性论的均衡秩序之一。

        比如,现在有一批鼓吹地球“气候变暖(Climate Warming)”的“正义英雄”们,看到气候越来越冷,就改口说“气候变化(Climate Change)”。我的问题是,如果这些“正义英雄”从科学上考证出气候的确在变暖,为什么要换一个概念继续坚持自己的正确呢?地球上的气候什么时候没有变化呢。看来,人为了坚持自己的观点,是可以变化自己的言辞的。

       人啊,能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有可能错了么。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可大可小。我看过有些夫妻过日子,两个人都觉得自己正确,谁也不让步,结果是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家里就没安静过。这种低水平的日子,时间长了,人们竟然成了习惯,还安慰自己说,吵吵闹闹,恩爱一生。

       人啊,能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有可能是错了么。

       凡事都应该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如果这样的对自己的怀疑成为一种习惯,这也是一种固执。仔细思考人性固执的局面,会发现固执其实是一个中性词。坚持自己无所不在的正确是一种固执,坚持自己无所不在的错误也是一种固执。

       所以问题不是出在人性固执这个中性的现象上,而是出在人性可能在一个错误的方向固执。也就是说,如果固执用在某种正确的进路上,就是好的。如果用在错误的进路上,就麻烦了。

       问题是,什么是正确呢,我说我正确,你说你正确,无解。

       美国历史上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富兰克林是美国的国父之一,也是惟一一个同时在《独立宣言》、《1783年巴黎条约》、《美国宪法》这三份最重要的历史文件上签名的美国建国先贤。据富兰克林自己的回忆录介绍,在讨论《美国宪法》的时候,所有的国会议员都吵翻天,连续吵了三个多月,谁也不服谁。就在人们几乎要绝望甚至放弃的时候,富兰克林上台说了这么一段话,“我们都是上帝的选民,为什么我们在这个时候不来一次祷告呢?”热爱上帝的美国议员们一听,有道理,于是每个人都低头祷告。一份伟大的文件,美国宪章,终于达成了。

       亲爱的朋友,真理在高处啊,当大家都低头敬拜,举头仰望的时候,或许共识就出现了。

       论当我们仰望星空时我们到底在仰望什么

        关于仰望,也是需要辨析的一个重要命题。人人都知道仰望星空,问题是,当我们仰望星空时,我们到底是在仰望什么?

       常识告诉我们,当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我们可能更多的是需要一种情感的共鸣,是希望我们和星空有某种主观意义上的情感联系,我们甚至希望星空能与我们对话,我倾听星空的话语,星空安慰我们的心灵。

       常识告诉我们,当我们仰望星空,星空就是星空,星空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物理现象,人们不能因为星空的深远,就把自己的思想和情绪投射到星空之上。星空不说话,而我们热泪盈眶。这不是一种对等的交流,仅仅是一个有灵的活人对一种物理现象的观察与向往。

       换句话说,一般意义上,我们仰望星空的意义,更多的是显示出我们对作为一种物理现象的星空的好奇心。也就是说,每个仰望星空的人,在人的认识论的意义上,都属于天文学爱好者。

       人类的思想家们就是这么思考问题的。比如经济学的创始人亚当斯密。上个月我化了一半的时间仔细读《亚当斯密哲学文集》(商务印书馆。2016年版)。我发现斯密研究问题的起点通常是从人性论开始,从人类的情感开始。他的逻辑起点永远都是对人类的个体心灵秩序的思考,在人类的心灵和星空之间建立一种“对应的直视”。

        我的意思是说,斯密研究问题,不是从研究对象开始的,而是从人的心灵开始的。在斯密的学术世界里,人的观念秩序的存在永远在前,而作为研究对象的物理事实永远在后。比如在《天文学历史》这篇文献里,斯密是从人的三大情感开始展开问题意识的,wonder 、surprise、admiration,好奇、惊讶、赞美,三大情感构成了天文学的问题意识。

        赞美,多么熟悉的字眼。每个基督徒如此热爱这个单词,因为赞美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生下来第一天就受洗归主的亚当斯密,当然能够深深理解赞美的重要性。

         我想说的是,关于仰望星空,事实上还有一种更加深邃的仰望方式,这就是基督信仰的进路。我们不单单仰望天文学意义上的星空,更要仰望星空的创造者——上帝。我们要倾听上帝的话语。上帝给我们每个人预备了好奇、惊讶、赞美等伟大的情感,就是要让我们渴慕上帝,归属上帝。这是人类最伟大的情感,我们渴望建立起上帝和我们的情感联系,渴望看见上帝对人类的安慰,渴望听见上帝的箴言。这种情感的伟大共鸣,内化于我们的心灵。所以康德说,我一生敬畏两种事物: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57

帖子

79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8
发表于 2018-1-12 18: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哲理有序…!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dzx.com ( 辽ICP备16018212号-1 )

GMT+8, 2018-10-24 12:45 , Processed in 0.06601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